《诗人谈诗》第2期| 张志浩:论以诗为基

推荐人:中国校园文化 来源: 网络整理 时间: 2021-11-20 08:12 阅读:
《诗人谈诗》第2期| 张志浩:论以诗为基

张志豪,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,《中国诗词》主编。主要作品有诗集《赞美之苦》、《博大》、《高原野花》等,以及长、中、短篇小说和散文集。曾获人民文学奖、中国文学传媒奖、《诗歌》年度陈子昂诗歌奖、鲁迅文学奖。

稍有写作经验的人都知道,一首好诗的诞生过程是极其神秘的。作家顶多能清楚地解释这首诗的出处,但他可能永远不明白为什么这首诗“就是这样”。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,因为真正的好诗具有很强的自给性,导致真理而不是所谓“道可以道,非常道”,在诗歌的语境中实施,往往体现在越是看似简单明了的诗歌,越是经历了漫长幽静的孕育期,就像封在罐子里的酒。液体,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生长发育,直到开坛那天你才能确定它是不是糖浆,或者为什么会变成糖浆。一个平庸的作品的出现往往会忽略这个鲜为人知的过程。它会很容易地揭示它的起源和下落。读者可以在没有作者自己的介绍的情况下猜测大意。或许正因为如此,很多优秀的作家拒绝认真地写下所谓的“创谈”,因为他比谁都清楚,再怎么着急也说不出来,但事实上,他说不清楚(像我一样,我曾经在一首诗里写过:“不清楚就是命运/清楚就是偶然。”)。这种尴尬的局面自然牵扯到另一个我们看不厌的话题:是我写诗还是诗写我?如果是前者,上面的尴尬应该不存在;但如果是后者呢?它会很容易地揭示它的起源和下落。读者可以在没有作者自己的介绍的情况下猜测大意。或许正因为如此,很多优秀的作家拒绝认真地写下所谓的“创谈”,因为他比谁都清楚,再怎么着急也说不出来,但事实上,他说不清楚(像我一样,我曾经在一首诗里写过:“不清楚就是命运/清楚就是偶然。”)。这种尴尬的局面自然牵扯到另一个我们看不厌的话题:是我写诗还是诗写我?如果是前者,上面的尴尬应该不存在;但如果是后者呢?它会很容易地揭示它的起源和下落。读者可以在没有作者自己的介绍的情况下猜测大意。或许正因为如此,很多优秀的作家拒绝认真地写下所谓的“创谈”,因为他比谁都清楚,再怎么着急也说不出来,但事实上,他说不清楚(像我一样,我曾经在一首诗里写过:“不清楚就是命运/清楚就是偶然。”)。这种尴尬的局面自然牵扯到另一个我们看不厌的话题:是我写诗还是诗写我?如果是前者,上面的尴尬应该不存在;但如果是后者呢?读者可以在没有作者自己的介绍的情况下猜测大意。或许正因为如此,很多优秀的作家拒绝认真地写下所谓的“创谈”,因为他比谁都清楚,再怎么着急也说不出来,但事实上,他说不清楚(像我一样,我曾经在一首诗里写过:“不清楚就是命运/清楚就是偶然。”)。这种尴尬的局面自然牵扯到另一个我们看不厌的话题:是我写诗还是诗写我?如果是前者,上面的尴尬应该不存在;但如果是后者呢?读者可以在没有作者自己的介绍的情况下猜测大意。或许正因为如此,很多优秀的作家拒绝认真地写下所谓的“创谈”,因为他比谁都清楚,再怎么着急也说不出来,但事实上,他说不清楚(像我一样,我曾经在一首诗里写过:“不清楚就是命运/清楚就是偶然。”)。这种尴尬的局面自然牵扯到另一个我们看不厌的话题:是我写诗还是诗写我?如果是前者,上面的尴尬应该不存在;但如果是后者呢?因为他比谁都清楚,他再怎么着急也说不出来,但事实上,他也说不清楚(像我一样,我曾经在一首诗中写道:“如果不清楚/如果清楚是偶然的。”)。这种尴尬的局面自然牵扯到另一个我们看不厌的话题:是我写诗还是诗写我?如果是前者,上面的尴尬应该不存在;但如果是后者呢?因为他比谁都清楚,他再怎么着急也说不出来,但事实上,他也说不清楚(像我一样,我曾经在一首诗中写道:“如果不清楚/如果清楚是偶然的。”)。这种尴尬的局面自然牵扯到另一个我们看不厌的话题:是我写诗还是诗写我?如果是前者,上面的尴尬应该不存在;但如果是后者呢?这种尴尬的局面自然牵扯到另一个我们看不厌的话题:是我写诗还是诗写我?如果是前者,上面的尴尬应该不存在;但如果是后者呢?这种尴尬的局面自然牵扯到另一个我们看不厌的话题:是我写诗还是诗写我?如果是前者,上面的尴尬应该不存在;但如果是后者呢?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