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秋雨经典散文《本墨祭》鉴析

推荐人:中国校园文化 来源: 网络整理 时间: 2021-10-13 08:09 阅读:
余秋雨经典散文《本墨祭》鉴析

于秋雨以历史文化散文着称。他以丰富的文史知识,优美的文字,引导读者在千百年的文明长河中游弋。以下是关于余秋雨经典散文《奔墨节》的内容,欢迎阅读!

广告曝光:闭经其实是身体缺的?饭后吃,60岁轻松来月经!

《笔墨节》原文

中国传统文人共同的精神品质和心理习惯有哪些?目前国内外许多学者都在研究这个问题。这种研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但也时不时遇到麻烦。年代久远,文人众多。如果你说任何一点是共同的,就会有很多例外。如果有很多例外,所谓的共性是很不安全的。要是能把异常一一解释就好了,但这样一来,一篇文章就变成了制造问题和修复漏洞的尴尬模式。补上,欢喜淋漓的主题已经被抹掉了,一点都不尴尬。

想了半天,我的思绪渐渐从精细转为简单。我觉得中国传统文人有一个共同点,无一例外;他们都操作了一副笔墨,写出了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书法。不管他们是官屠夫还是平民,侠客还是飞狗,华丽而油腻的粉渍,这对笔墨总是存在的。

笔为竹笔,墨为烟凝。将砚台磨得粗粗,用钢笔舔了舔经典散文,满脸黑纸的他满脸脏兮兮地写着象形文字。这是中国文人的基本生活形态,也是中国文化的常用技术手段。既然如此,何不偷懒玩玩这支笔墨呢?

经典散文_经典散文_毕淑敏经典散文

一切精神文化都需要物质载体。五四新文化运动遇到了载体转型,即以白话文取代文言文;这种转变还有一个更原始的物质基础,就是用“笔文化”代替“笔文化”。五四战士自己也用毛笔,但他们用毛笔来呼唤笔文化。毛笔和钢笔可以称为文化,因为它们都涉及一个完整的世界。

整个世界的笔墨文化现在已经无可挽回地消失了。

当然,我不否认当代书法的成就。一位朋友告诉我,当代书法家无法与古代书法家相比。我不同意这种观点。古代书法家队伍非常庞大,层次很多。就我所见所闻而言,一些当代书法大师完全有资格与许多古代书法家相提并论。但是,一个不可比拟的前提是,古代书法是基于极其广泛的社会需要,所以产生的特别自然、顺从、真挚;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保养的道路,美即是美,却失去了整体的社会诚意。

经典散文_毕淑敏经典散文_经典散文

在这一点上,有点像写古诗。五四以来,能写出与古人相媲美的古诗的人有很多,但无论怎么宣传,唐诗宋词的时代是绝对不可能重现的。诗人自己也能写得很顺手(如柳亚子、于大夫等),但社会对这些诗的接受程度较低,热情和冷静。久而久之,敏感的诗人会因为孤独而陷入某种不自然。他们的艺术个性可能会因为社会的这种选择而悄然重新调整。这里遇到的首先不是技能和技能的问题。

很喜欢王羲之,王羲之父子的几本手书,大部分都是日常笔记。只是为了一件小事,在一封信里写了几句,不是为了被珍惜和尴尬。在今天看来,用如此美妙的文字写笔记太奢侈了,但对他们来说却不是那么明显。接受这张纸条的人可能眼睛明亮,但并不害怕。于是,一个完整的文化个性,包括作家、接受者,以及他周围无数类似的文人,都在这短短的笔记中得以展现。在这里,艺术的生活和生活的艺术是相互交织、相互依存的。画笔不代表特殊的职业和手艺,而是启迪整体生活之美的精灵。

在壮丽的大观园里建一个稻香村,就太矫情了。农舍只在最常见的村庄里。时装秀可以引发阵阵惊叹,但最让人欣慰的是市场上无数服饰的整体亮度。成年人可以保持纯真也令人欣慰,但最辉煌的纯真注定只有孩子。在毛笔文化盛行的古代,文人的衣着、行事、说话、行事、居室布局、交往等,都与书法融为一体。他们的生活行为处处散发着墨香。

毕淑敏经典散文_经典散文_经典散文

相传汉代书法家石一官爱喝酒,但常为酒为耻。他的方法是一边喝酒一边在酒店的墙上写字。你看,他轻轻的发出了生命信号,顿时感应到了这么多传感器。这和今天书展上的赞叹完全不同。全社会对书法的反应如此敏锐和热烈,对擅长书法的人表示尊重和钦佩。这让我想起了现代的月光派对,角落里突然响起了吉他声经典散文,整个派对都安静了下来,接受了旋律的力量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