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悲伤”与“绝望”:真正的鲁迅5月4日姿态

推荐人:中国校园文化 来源: 网络整理 时间: 2021-08-27 08:09 阅读:
“悲伤”与“绝望”:真正的鲁迅5月4日姿态

[摘要]“五四”新文学时期,鲁迅用散文的“呼唤”和小说的“游荡”,深刻表达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复杂感情。

“悲哀”与“绝望”:一个真实鲁迅的五四姿态

毋庸置疑,作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灵魂人物,鲁迅“无处安放”、“抗拒绝望”的批判理性,早已上升到“五四”的启蒙思想层面。学术界,并已成为知识分子追求的精神偶像。纵观国内学者几十年来对鲁迅的研究,人们一直试图接近一个真正的鲁迅,但无论是“意识形态论”还是“意识形态启蒙论”,客观上都有一种“小说”鲁迅的价值。偏离。尤其是80年代以来,西方各种哲学方法论的引入,在鲁迅研究中创造了前所未有的“繁荣”,如普遍使用存在主义、解构主义,甚至复调理论,不仅使读者逐渐生疏了读者。也迷失了鲁迅。 “革命”、“思想家”、“文人”、“哲人”的多重解读,重重地堵住了读者与作者的精神对话;还原真实鲁迅的社会呼声虽然一直在耳边,但由于话题过于敏感,他时常遭到强烈训斥!聪明伶俐的鲁迅似乎很有先见之明。他清楚地意识到,一旦一个人被认为是“伟人”,他身后必然会遇到被人误解的尴尬境地,于是他开玩笑说,“当一个伟人变成化石,人们称他为伟人时,他变成了傀儡。”当然,鲁迅没有。他不想做“傀儡”,但和所有“伟人”一样,只能被后人无限地“解释”,失去了回应辩解的“说话”能力。因此,超越作品文本为鲁迅思想“说话”是国内鲁迅研究界普遍存在的历史现象。

一、被“说话”的鲁迅

重新认识鲁迅与“五四”的辩证关系,首先要厘清真实“历史”与虚拟“历史”的本质区别。克罗齐曾强调,真正的“历史从来不是用叙事写成的,它总是写在凭证或成为凭证并用作凭证的叙述中”。如果按照克罗齐的说法推断,鲁迅著作的文本应该是唯一的历史“凭证”,才有研究鲁迅思想的真正价值。然而,长期以来,国内鲁迅研究界在具体实践中对“一千学者就有一千个鲁迅”意见不一。显然,鲁迅思想出现了任意“肢解”的怪诞现象。因此,一个“说话”的鲁迅也因“说话者”的主观意志而走出历史,走进祭坛。

对鲁迅及其作品的超越文学意义的思想评价,归根结底应该来源于瞿秋白和毛泽东两位政治革命家的权威结论。早在鲁迅在世的1933年,瞿秋白就写了一篇论文《序》。他第一次把鲁迅的文学创作看作是现代“中国思想斗争史上的一项宝贵成就”,鲁迅也被他誉为“是的”莱莫斯,被野兽的奶喂养,“小时候就进了野孩子群,呼吸着小人的气息”,终于完成了自己的“从进化论到阶级论,从君子班的叛逆公子二臣进入真正的朋友圈”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,彻底改造了“战士”。 1940年,毛泽东在他的《论新民主主义》中更加雄辩有力:

五四运动之后就不是这样了。 ……因为中国新的政治力量,中国无产阶级和中国共产党,已经进入了中国的政治舞台,这支新的文化力量,带着新的装束和新的武器,联合了所有可能的盟友,开启了自己的反腐斗争。帝国主义文化和封建文化发动了英勇的进攻。 ……而鲁迅是这支新文化大军中最伟大、最英勇的旗手。鲁迅是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大师。他不仅是一位伟大的作家,还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。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。他没有丝毫的奴役感和魅力。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宝贵的品格。鲁迅是最正确、最勇敢、最坚定、最忠诚、最热心的民族英雄,他在文化战线上代表了整个民族,向敌人冲锋。鲁迅的方向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。

不可否认,瞿秋白和毛泽东都是从中国无产阶级政治革命的历史诉求出发,概括总结“五四”和鲁迅反封建思想启蒙的社会意义;他们都急切地希望建立一个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思想转变的光辉典范,以最终确立无产阶级在“五四”新文化运动中的主导地位——鲁迅因此改变了他原来的形象“文学家”又成了“革命家”和“革命家”。双重身份的时代“思想者”与“勇士”! 80年代以后,王夫人的思想革命“镜面论”和王辉的反抗与绝望的“启蒙论”,虽然都试图摆脱政治思想因素对鲁迅研究的潜在影响,但都力图“发声”。 ” 再次从思想革命出发的鲁迅,也受制于中国式启蒙理论的自我约束,仍力图人为地提升鲁迅及其作品在近代思想史上的文化价值——因此,鲁迅和他的精神人格并没有从当前的学术界获得真正的解放。他也只能背负着“旗手”、“主将”这光荣而神圣的附加称号,而“孤独”和“孤独”往往“有种走红的感觉”。无聊又沉重”;这正是他自己曾经嘲讽的:“如果孔丘、释迦牟尼和耶稣基督还活着,那些信徒必然会恐慌。”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